上海迪士尼的玲娜贝儿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“顶流女明星”的地位会被一个套着“塑料壳子的熊猫”给取代。

曾经人人羡慕奥运冠军手里的奖牌,如今看着冬奥会领奖的运动员,很多人还会再羡慕地感叹一句——哇,“金色传说”版冰墩墩哎!

刚刚过去的元宵节,关于咸汤圆和甜汤圆的历史性争论少了很多,南北方罕见地达成一致:不管甜咸,谁能做出冰墩墩汤圆,谁就是最牛的。

这亿人迷的场面,不禁也让网友回忆起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福娃。于是,有人翻出自己压箱底的贝贝、晶晶、欢欢、迎迎、妮妮,惊讶地发现它们居然还可以发出声音。

从“熊猫盼盼”到“福娃”再到“冰墩墩”,咱们的“熊猫”伙食越来越好,肉眼可见地“圆”了起来,也越来越萌。

冰墩墩刚出现时,可没有受到这么多好评:“除了熊猫,难道就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拿出来当吉祥物了吗?”“这东西咋怎么看都丑?”

一水儿的差评,让北京冬奥之前就开始收集冰墩墩的人,都默默把自己的墩墩藏进箱底。

和最开始新版电影里的丑哪吒一样,在看电影之前,人们接受不了龇牙咧嘴、顶着两个大黑眼圈的顽童形象。

当然,人类的本质是真香定律。北京冬奥会一开幕,冰墩墩就开始了大翻身,官方上架的冰墩墩15分钟之内就被抢光了。

好的内容会为形象做光环加持,正如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讲述了足够优秀的故事之后,哪吒的形象开始被大家接受和喜爱。

冰墩墩也一样。北京冬奥会开幕式震撼世界的表演,让全世界再一次看到了中国的创意和浪漫。这时大家再看冰墩墩,它自然被附上了一层民族的自豪感。

“不爱采访只爱冰墩墩”“来中国自费购买了十几个冰墩墩胸章”……这些热搜词一安排,冰墩墩的排面自然就有了。一个盛产动漫形象的国度的记者,被中国设计的冬奥吉祥物折服,我们自己人还能有什么理由不爱呢?更何况,这时候再看冰墩墩,好像顺眼了很多:动画里,它抖抖屁股,身上的雪跟着一抖一抖,怎么看怎么可爱。上头了之后,再想去买一个冰墩墩收藏,就发现官网上老早就已经卖断货了。

这时,最开始囤冰墩墩的人终于可以扬眉吐气起来了。他们把压箱底的冰墩墩重新拍拍灰拿出来,实现了“别人没有就我有”的优越感,再来感叹一波自己的先见之明。

冰墩墩火起来的同时,不少网友也来了一波“怀旧杀”:你还记得32年前,北京亚冬会的吉祥物“盼盼”吗?

那个手拿金牌的大熊猫,腰间扎着的红色腰带,隐隐显示出几分健美的身材,3D的盼盼立在北京广场上,总有一副图片与实物不相符的气质。

民间的盼盼则更加离谱,各种设计五花八门。热爱运动的盼盼显然比生活中的熊猫身材更加修长有力,做起各项运动也是无所不能,所以它的周边,在当时也十分抢手。那时,可口可乐还和盼盼推出了联名易拉罐,可谓是当年最为抢手的IP。

盼盼当年这么火热,除了有吉祥物的原因,还因为它的原型巴斯——原本就是一只稀有、会做运动的熊猫。这是一只被人类救起的大熊猫,它学会了抱娃娃、直立行走、举重,甚至还会投篮。在2010年广州亚运会上,巴斯还会搂着广州的亚运会吉祥物出场。

2008年北京奥运会,五个福娃重磅亮相,尽管五个娃娃都取材于中国的传统年画虎头娃娃,但依然给它们瘦了身。那时候的我们,迫切需要用一场盛大的奥运会来向全世界证明自己,让世界知道中国的文化和历史,所以每个福娃都头顶着复杂的花纹,取自中国的新石器时代、宋代瓷器、敦煌壁画、藏民族装饰和传统风筝图案。

如今,十多年过去,我们不仅让世界看到了中国的巨大发展,还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文化自信和民族自信,这时的吉祥物,也跟着一起变得自信起来,成为了一个敢于自嘲、没有腰线的小胖熊猫。

如果纵向对比一下历年的冬奥吉祥物,你就会知道,为啥网友们能这么爱冰墩墩了。

有着百年历史的冬奥会,其实直到1968年才出现了第一个吉祥物——一个滑雪的小人。

实在很难将这样的形象和好看挂钩。实际上在很长时间里,冬奥吉祥物看起来都有些“潦草”,例如1998年日本长野冬奥会的吉祥物,如果不告诉你,你可能会以为这是哪个小学生的简笔画。

如果说长野冬奥会还是有动物的原型,那么在2010年加拿大温哥华冬奥会,就直接设计了一个大自然也不认识的新形象——吉祥物魁特奇,据说灵感源于流传在加拿大西部原住民民族中的大脚野人传说。

但其实,如果让民众自己选,无论是哪个国家,对吉祥物的审美大抵都是一致的——要可爱,没有攻击性,最好还能一定程度代表自己的文化。

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,100万俄罗斯民众票选出的吉祥三宝,分别是雪豹、北极熊和兔子。

相比于早期,吉祥物们越来越“圆滚滚”起来,包括2018年平昌冬奥会的白虎,保留最简单的虎纹,将虎变成胖墩墩的形象,让不少网友直呼喜欢。

不难发现,大眼睛、短手短腿和完全不成比例的大脑袋,这些都特别符合婴儿的特征。也正是这些没有攻击性的特点,让吉祥物显得天真可爱。

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康拉德·洛伦茨和尼科·廷贝亨,曾描述出人们认为可爱或惹人喜爱的特征,并将其总结为“婴儿图式”——圆眼睛、胖脸颊、高眉骨和小下巴,身材比例偏向大头小身。这些特征在人类的演化历史上,会自动将其识别为弱小的婴儿,并给予关注和照看。

刻在人类基因里的对可爱的喜欢,构成了大家对冰墩墩最基本的好感。相比于之前的盼盼和福娃,冰墩墩的形象更加简单,几笔简笔画就能勾勒出来。

我们无法预测冰墩墩到底会火多久,或者知晓下一个“全民顶流”是谁,但我们永远需要这样的萌物,来为平淡的生活增添一丝点缀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